伯溟君

怪只怪你年少轻狂,恣意贪飞扬。

三角湖短志
丁酉年七月廿一,余行于三角湖畔。初访南区之秀,遂感,志之图文。烈阳式微渐西斜,翠色无边水天接。风浪翻青,浮云舒卷。雀跃林间,桂香人闲。楚地渐染秋意,有翠意浓浓,间或枯残折池。残荷点水,折而不弯,亭亭刚直。风韵恰有诗曰:素禀肃雍,早从釐降,虽穠华已谢,而蕙问长存。虽俯池泥,德亦高洁。再观削翠柔柳,丹姿花卉,从滨并盛,赏悦人心。夫团云盈盈,映照镜池。湖波平平,漾漾人心。光抹楼阁,描金湖色。苍苍于天,耀耀于楼,青青于木,摇摇风荷,静静湖泽,如镜实照。恍惚蓬莱,行在其中,澎湃心潮。行在其中,思我江汉,未名之山,清源之河,三角之湖,美字概具也。“立德,致用,兼容,创新。”山水养人,人养山水。举图属文,贻笑大方。游志者曰伯溟。

评论

热度(4)